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曹禺日出陈白露死因辩说

2018-10-30 12:22:25

曹禺《日出》:陈白露死因辩说

曹禺介绍

曹禺(1910 -1996),祖籍湖北潜江,生于天津,原名万家宝,字小石,在清华读书时有“小宝贝儿”的绰号。“曹禺”是他在1926年发表小说时次使用的笔名(他的姓氏“万”的繁体字为一个“草字头”和“禺”字,草字头与“曹”谐音,故“曹禺”即“万”)。曹禺是“文明戏的观众,爱美剧的业余演员,左翼新文化运动影响下的剧作家”(孙庆升:《曹禺论》,北京大学出版社,1986年)。这句话,大致概括了曹禺的戏剧人生。

《日出》故事梗概

陈白露是一个纯洁的少女,因生活所迫,只身走进大上海十里洋场,成了名噪一时的高级交际花。她终日周旋于潘月亭、张乔治等巨商富贾身旁,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旧时恋人方达生的到来,唤起陈白露对往事的回忆和对新生活的憧憬,她虽厌恶和鄙视周围的一切,但已无力摆脱的生活。然而,方达生的劝说,对陈白露毕竟还是有所触动。一日,陈白露从流氓黑三手中救下一个小女孩--小东西,并认她做了干女儿。她竭尽全力保护小东西,但小东西仍未逃出黑三的魔爪,被卖入妓院。在那里,虽有好心的妓女翠喜照应,但小东西终因不堪凌辱,上吊自尽。陈白露和方达生闻讯赶到,见到的只是破席裹着的尸体。面对号啕痛哭的翠喜,陈白露感到恍惚和凄凉。潘月亭做投机生意,栽倒在黑社会头目金八爷手里破了产,陈白露的欠帐单也越积越厚。当她得知金八爷已为她付清了一切债务,她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已换了主人。从小东西和翠喜身上,陈白露看到自己的影子,她麻痹痛苦的心灵在复苏。她不愿再做上流社会的玩物,在茫茫的黑夜中,陈白露静静地吞下安眠药,悄然离开了人世。

陈数出演“陈白露” 王延松版《日出》

原话剧

曹禺作于1935年。四幕话剧《日出》是曹禺先生的代表作。《日出》以鲜明的时代性和深广的历史内容在曹禺剧作中居于领衔地位。剧本以陈白露和方达生为中心,以陈的客厅和三等妓院宝和下处为活动场所,把社会各阶层各色人等的生活展现在观众面前,揭露剥削制度“损不足以奉有余”的本质。在艺术创作上,作者采用横断面的描写,力求写出社会生活的真实面貌,因而《日出》具有纪实性特点,一切都像生活本身而不像“戏”。

欧阳山尊创造经典

1956年欧阳山尊导演在北京人民艺术剧院排演的《日出》一直以来被戏剧界尊为“经典版本”。在排演过程中,欧阳山尊在艺术创作的基础上,更侧重于演出的现实意义。他与曹禺协商后修改了剧中些许人物的台词与活动,使得每一个角色的形象与性格更加鲜明突出。欧阳山尊为《日出》注入了新的血液,让这部戏“不仅仅停留在表现社会阴暗”的方面。他将每一位人物都解释得立体有机。对于“人物小传”的编写想象,更是让演员在表演起来受益无穷。

无论是剧中的人物,还是窗外射进的曙光,以及远处传来的劳动号子,欧阳山尊在《日出》中让每一个出现在舞台上的事物都“有据可循”,充满了象征意义。在当时的年代,是戏剧舞台创作的一次成功壮举,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以及观众心中的共鸣。

王延松重新解读《日出》

2008年,总政话剧院排演的《日出》由王延松执导。王延松近年来一直致力于“重新解读经典”的工作,特别对于曹禺的作品更是“情有独钟”。2007年,王延松的《原野》获得了戏剧界内的全面肯定,曹禺的女儿万方也曾高度评价:“我没有想到《原野》有一天能这样排演出来,这部《原野》就是我父亲笔下的样子。”

王延松认为:“对于经典剧目的排演,假使没有导演的重新解读,便会失去意义。曹禺的作品一直以来都受到各个时期社会意识形态的强烈影响,所呈现的演出也并非他的本意。我做《雷雨》、《原野》、包括现在的《日出》,都是希望去贴近曹禺先生初创作的想法,而不是将其变成某一种宣传工具。《日出》应该体现的是人学的内容,而不是社会学的。”

辩说:陈白露死因

传统意义版:

陈白露--玩世不恭、软弱无力的交际花

陈白露的死因--幻想破灭、无力面对困境

欧阳山尊经典版:

陈白露--追求快乐、舒适和刺激性的生活

陈白露的死因--不甘心受辱,以死反抗

王延松新解读版:

陈白露--面对阴暗心存侥幸地挣扎

陈白露的死因--灵魂的自我救赎

酿酒设备
苹果树苗
成都塑料周转箱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