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王一鸣让新一轮改革推动中国经济第二次转型

2018-11-30 19:22:29

王一鸣:让新一轮改革推动中国经济第二次转型

6月28日~7月1日,历时4天的纪念“巴山轮会议”30周年座谈会暨2015宏观经济国际研讨会在重庆开往宜昌的轮船上举行,百余名来自国内外的知名经济学家、宏观经济管理部门官员、中青年学者与部分1985年“巴山轮会议”与会者一道,对中国宏观经济改革进行了回顾和展望。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一鸣在7月1日上午的研讨会上表示,“要持续稳定地推动中国经济发展,根本在于提高要素生产率,提升产业价值链,这是中国经济第二次转型的主旋律。”会议期间,本报就相关话题采访了王一鸣。过去30年中国演绎了一个成功的发展故事:过去30年中国经历了一次重要转型,实现了经济高速增长,这次成功转型的关键在那里?王一鸣:次转型的基本特征就是建立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进而走出了一条有中国特色的发展道路。过去30年中国经济持续高速增长,增速明显高于主要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按照世界银行标准,中国有6亿人摆脱贫困,这在世界发展史上是少有的。中国实现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成效也十分显着,为世界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中国2010年经济总量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现在经济总量已是日本的两倍。改革初期中国人均GDP仅为190美元,去年已超过7500美元。可以说,过去30年中国演绎了一个成功的发展故事,这其中重要的动力就是务实有效的市场化改革。中国今后发展面临的课题是提高要素生产率:过去30年发展风风雨雨,而高速度一直是主旋律。随着发展速度的减缓,中国经济面临诸多新挑战,要想实现持续稳定的经济增长,出路在那里?王一鸣:国际金融危机后,中国经济增长发生阶段性变化,经济增速趋于放缓。本世纪季度同比增长率的点是2007年二季度,为14.8%,今年一季度回落到7%,增速下降一半。从2009年2季度以来,经济基本上在波动中下行,到今年一季度已持续20个季度。这轮经济放缓是周期性因素与结构性因素相互作用的结果,但结构性因素扮演了重要角色。生产要素结构中重要的是劳动力,近年来16岁~59岁的劳动年龄人口量逐年减少,2012年减少205万人,2013年减少244万人,2014年减少371万人。与之对应,人口抚养比呈逐年上升态势。这样,劳动投入增长随着劳动年龄减少而放缓,资本投入增长随着抚养比提高、储蓄率下降而放慢,要推动中国经济持续稳定增长,关键在于提高要素生产率。与此同时,资源环境约束不断强化,依靠资源要素大规模高强度推动经济高速增长,环境容量也难以承受。经济放缓达到均衡点要满足三个条件:经济增速放缓,很难做一个好与坏的简单评价。任何事物的发展都有其内在规律,经济发展速度的快慢是否也是有条件的,有内在规律的?王一鸣:中国经济减速合理吗?我们用麦迪逊数据库做了一个全样本的统计分析,从中可以发现,从7000国际元到1.1万国际元是减速的高概率区间,我国正处在这个区间。由此可见,经济减速符合统计规律。但我们与国际样本有不一样的地方。从国际样本看,在经历了高速增长后的第四个十年,绝大多数经济体增长率都低于4%。中国改革开放已经37年了,目前还能达到7%的增长率,这比一般国际样本要高。原因何在呢?这可能与中国地区差异大有关,“东方不亮西方亮”,东北一些省市增速放缓,但部分中西部省份经济提速了,起到了有效的对冲作用。经济放缓什么时候能够达到均衡点呢?这要满足三个条件。个条件是投资的“软着陆”。1月~5月份,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长是5.1%,制造业投资增长10%,短期内可能还会往下调整,但也有限了;基础设施投资增长18.1%,重新规范融资平台,增速可能还会放缓,但也接近着陆了。第二个条件是过剩产能的“出清”,也就是要找到化解过剩产能的制度性解决办法。第三个条件是新增长动力成为主导力量。现在新产业、新技术、新业态、新商业模式层出无穷,但还没有汇聚成推动经济增长的强劲动力。完成新旧增长动力的交替,经济就会达到均衡点。提高要素生产率是第二次转型的主旋律:您刚才说到的大都是次转型遇到的问题和对策。眼下我们面临的第二次转型是否更为艰难,挑战也更为严峻?王一鸣:通过全面深化改革,提高经济增长的质量和效益,这是第二次转型的基本的任务。宏观经济意义上的“质量”就是要素生产率,只有提高要素生产率,企业盈利才不会随着经济增速放缓而大幅下滑,政府财政收入就可以稳定增长,民生也可以持续改善,更重要的是资源环境更可持续。因此,要从规模速度型增长转向质量效率型增长,概要地讲,就是要从高速增长转向高效增长,也就是要有更高的效率和效益。靠规模扩张拉动增长的模式快走到尽头了,制造业大规模扩张阶段可能将会结束,今后靠什么支撑经济增长,就是要提高要素生产率,提升产业价值链,提升产品附加值,这是第二次转型的主旋律。:实现第二次转型的重点任务有那些?王一鸣:第二次转型面临的任务,一是形成以科技创新和人力资本为基础的新竞争优势,二是提升产业的技术、知识和人力资本含量,三是有效扩大国内需求特别是消费需求,四是调整收入分配格局以实现包容性发展,五是降低能源资源消耗和排放强度,六是深度融入全球经济。从近两年情况看,转型已经启动并取得积极进展。去年,RD投入占GDP比重达到2.09%,超过当年欧盟和英国的水平,其中76%是企业研发投入。2015年一季度服务业占GDP的比重已经达到51.6%,服务业对经济的拉动作用增强。第三,终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已连续4年高于50%,成为支撑经济增长的重要力量。推动第二次转型的根本途径还在于全面深化改革:您多次说到推动转型的动力在于改革,然而改革也是千头万绪,我们面临的主要问题和难点在那里?当务之急要从那里入手?王一鸣:过去30年中国经济三次大的上升,在时间尺度上正好与三次改革高潮是完全重叠的。因而,推动第二次转型的根本途径还在于全面深化改革。通过深化改革解决转型中面临的问题,以实现更高质量更高效益的发展。第二次转型的主要任务是推动经济增长从要素驱动转向创新驱动。这就涉及提高研发投入的效率,在物联、大数据、云计算、3D打印等领域建立新型研发机构,倒逼现有科研院所的改革,鼓励企业成为创新主体,鼓励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改革的议题,一是完善产权和知识产权保护制度,二是完善科技成果产权激励制度,三是促进多层次资本市场发展,支持风投、创投、私募、众筹等发展。其次,要增加人力资本投资。过去这些年,教育占GDP比重超过4%。对落后地区,4%是可能是不够的,这就涉及到增加对落后地区教育投入问题。家庭规模缩小使人均人力资本投资大幅增长,现在绝大多数家庭就一个孩子,人力资本投资大幅增长,这就为推动经济转向创新驱动创造了条件。改革的议题,一是改革教育制度,特别是要就加强想象力、创新性思维和创造力教育内容,这是现有教育体制缺失的。二是促进现在相对过剩的地方本科院校向应用技术高校和职业教育转型。三是在全球范围内吸引人才,这涉及到建立技术移民机制,降低绿卡申请门槛。第三,产业提质增效升级的基本方向是从过去铺摊子的模式逐步转向提升价值链的模式。正在启动实施的“中国制造2025”和“互联+”等计划,核心就是要提升产业价值链。改革的议题,一是国有企业改革,国有企业要做优做强,鼓励国有企业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放开垄断性领域的竞争性环节。二是产业政策转型,从选择型转向普惠型,以创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三是放开金融业准入和推进利率市场化,产业升级与金融资源配置是分不开的,这还涉及到打破刚性兑付的体制。第四,城镇化是中国经济的潜力所在,要积极稳妥推进城镇化发展。2014年按常驻人口计算的城镇化率达到54.77%,但发达国家城镇化率通常都在80%以上,与之相比我们还有25个百分点,这将创造巨大的投资和消费需求。改革的议题,一是户籍制度改革。现在特大城市优质资源过度集中,中小城市很难发展起来,要从居住证制度做起,逐步推进常驻人口公共服务均等化。还要实施城镇建设用地增加规模与吸纳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数量挂钩政策。二是农村土地改革,特别是宅基地流转,以促进城乡要素自由流动。三是创新城市投融资体制,要建立透明的地方政府发债制度,还有推广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模式等。第五,要全面扩大开放,从“引进来”为主逐步转向“引进来”和“走出去”并举。实施“一带一路”战略和推进国际产能和装备制造合作,就是要适应扩大对外开放的新要求,这也是对外开放的4.0版。扩大开放还要着力建设自由贸易区络,建设区域金融共同市场。改革的议题,一是扩大服务业和制造业对外开放,缩减外商投资限制类条目。二是外商投资实行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模式。三是实行以备案制为主的对外投资管理方式。四是逐步扩大资本项开放,稳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总之,要逐步形成更开放更高效更富有竞争力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增强制度竞争力,这是经济体制改革的重要目标。我想强调的是,完成第二轮转型,中国将从经济大国转向经济强国。很多专家预测,到2025年左右中国经济总量可能超过美国,并进入高收入国家行列。到那个时候,中国将成为世界经济体和世界市场的重要角色,对世界经济的影响力和贡献都将明显提升。

责编:传媒

颗粒机厂家
西安格力空调维修电话
服务认证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