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蔡康永为什么不信上帝搭配资讯07z

2018-10-26 14:17:50

蔡康永 为什么不信上帝?搭配资讯

策划、执行/曲楠、胡宁 摄影/臻尚视觉 采访/窦蕾 文/胡宁 /曲楠

服装统筹/Dolly 服装助理/晓雪 造型/徐瑟梁

服装提供/ Xander Zhou、Dolce Gabbana、Giorgio Armani、Etro、Y治小儿脑瘫规医院-3

场地鸣谢/前门M餐厅(Capital M)

关于蔡康永的过去,在他10多本以人称的自叙体出版物里已经曝光得事无巨细:出身船王世家,成长于有些冷感的家庭;去美国学电影,能写出可文艺可锋芒的各类文章;回到台北,把读书人的各种出路都尝试了一遍,并不情愿却极其享受地以电视主持人的身份名声大噪……

在擅长“制造”曲折离奇的娱乐圈里,蔡康永确凿的经历可谓酣畅淋漓。

这一切“严重让他成为蔡康永这个人”。

不会有第二个蔡康永。即便这一个,也已不是你熟识的那个。

黑色竖纹图案毛呢上衣/ Xander Zhou 圆点暗纹马甲/ Xander Zhou 灰色毛呢西裤 / Dolce Gabbana

当我选择成为电视主持人的时候,我就觉得自己是娱乐圈的一分子,从来也没有觉得自己是文化圈的人。那些头衔是其他人给我安上的,我并没有很享受。”

我乐意成为娱乐分子

作为娱乐圈的一份子,蔡康永难以成为投射狂恋激情的靶心,尖叫、双腿发软以至昏厥都不适用于他的FANS群。只是想起蔡康永,就像蔡康永想起很多人的表情一样——微笑了。你可以想象他的标准姿态:环抱双手,托着腮帮,似笑非笑问出骇人听闻的问题,还有他肩膀上曾经出现的那只和他一样鬼马的小黑鸟(康永说那只小黑鸟现在被他供放在一个很舒服的地方)……

带着一份亲切和疏离出现在我们的拍摄地点,没落贵族公子哥身上那点冷冷的调调依稀存在。他有些冷眼旁观地看着工作组的人员忙前忙后,淡然地说:“没关系啊,不用那么忙,怎么都可以拍的。”似乎提醒我们的进度有些慢,这点处事哲学十分蔡康永:礼貌、智慧、不屑,还有自信。15分钟后,在可以看见前门胜景的Capital M露台上,蔡康永出现在我们的镜头里,安静中焕发出一种飞扬的童真。康永来了。

他已经习惯自己的艺人身份了,穿上符合气质的Xander Zhou,摆好自己舒服的Pose,不难怀疑我们面队的是一个谙熟娱乐圈工作守则的尽责艺人。“当我选择成为电视主持人的时候,我就觉得自己是娱乐圈的一分子,从来也没有觉得自己是文化圈的人。那些头衔是其他人建立社机制干预老人犯罪给我安上的,我并没有很享受。”

《环球生活》:写作、主持、杂志主编、电影编剧、评论、导演……身份横跨媒体、娱乐、艺术、时尚等多个领域,好似“跨界”,好像和每个圈子都有很密切的关系,有时又给人好像每个圈子你都只是“路过”,而你认同和享受的身份是那一个?

蔡康永:其实我一直觉得主持人是一个好工作。我们每一次听到演员说自己冬天在水里等艰苦的环境里拍戏,或者歌手多么辛苦的练歌。我就会想,主持人真是养尊处优到极点。而且我觉得电视圈是观众能容忍一个人容貌衰退,还可以继续主持和工作。所以虽然做了10多年的主持人,我依然乐此不彼。这个工作真的很好玩,见到很多漂亮癫痫病人适合吃什么的,以及讲话幽默的人。他们对于娱乐别人充满热情。尽管很多人都觉得娱乐圈很复杂,好在大家对主持人都很客气,我们也没有吃过太可怕的亏,演员会被导演整啊,歌手会担心音响坏掉啊,主持人会比较没有太多顾虑。

《环球生活》:是因为你太的缘故吧!

蔡康永:其实还好,大概因为我比较幸运吧。当然,相对来讲,做这个工作会让我有些习惯跟好逸恶劳,太久之后会越来越没有挑战。但有一个好处,不像写东西,你的读者是默默的在各地的家里面读你的东西,然后被感动。娱乐圈的人可以很明确的接受人们的欢呼。其实对我来说,娱乐圈算是一个蛮可爱的地方。

《环球生活》:如果把你纯粹划为娱乐业的一分子,你认同吗?

蔡康永:可以的预防丙肝传染,我并不强调自己一定是电影制作人或电视制作人的头衔,去讲一些空泛的理论和话题,我觉得我的工作就注定需要娱乐精神。其实从我念书开始到现在,我都觉得自己是娱乐圈的一分子,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是文化圈的人。

《环球生活》:从你的视角,怎么比较台湾和内地的综艺圈?

蔡康永:其实在我看完东北二人转以后,我就了解,其实内地一直都有娱乐至上的精神。他甚至比台湾的综艺圈还要严格的要求你在30秒以内就必须有一个笑点产生。台湾就是更自由一些,我们没有规定我们说一定要多短时间内就要达成一个笑点,我们好像有一些自得其乐的状态,起码我和小S会是这样的。我们需要自己也玩得开心。台湾的综艺好像比较随遇而安一点,内地就比较严格一些。

《环球生活》:曾经有媒体写你的时候说:当台北收获了一个主持人蔡康永之后,电影导演蔡康永就不会出现,他已经做过选择。可近你已经开始做电影了。

蔡康永:就像我以前说过的,我一定不甘心只做一个没在干嘛的人,我拼死拼活还是会拍电影,我的本性还是一个好事之徒,我不会愿意没事。所以电影还是会做的。

《环球生活》:做什么样子的电影?

蔡康永:其实是有一点色色的爱情片。骨子里头很感伤、浪漫,可是里面每个角色呈现出来的时候都是满口脏话,其实很像我认识的真实生活里的年轻人,讲话很粗俗,经常聊一些让人听起来想吐的话题。可他们一旦触及到爱情的时候就变得很圣洁、很真诚。这类人的状态是我想要呈现的。我一直觉得大部分的爱情片在处理性的方面比较厉害,好像一触及到性就不那么纯情了。可是我偏偏就想拍一个跟性绑在一起的主题的电影。

蓝城玫瑰园
碧桂园优璞城
发电机品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