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美国的下一次退休革命

2018-10-28 12:14:09

美国的下一次(退休)革命

■泰德·普林斯(Ted Prince)

美国正在步入战后婴儿潮的退休时代。目前一个重要的问题是,美国能否承担得起这些退休开支。

很明显,照现在的情况下去,美国的社保体系将无力应付。如果目前的退休年龄和福利水平保持不变,社保体系的钱到2037年以后就用光了。但这还不是糟的——晚从2015年起,社保体系的现金流将开始转负。

这还没有算上另一个因素——公共领域员工的养老基金也在大规模地亏蚀。随着婴儿潮一代陆续退休,亏损将越来越大。

但事情总是有正反两面。我们不能光从一个会计师的角度去看美国的退休体系。驱动退休体系偿付能力正向发展的,不是些会计要素,而是人口结构、政治和民众的行为选择。这三个因素反映出其它一些趋势也在起作用。

先来看美国的人口结构。

美国从非法的移民中获得了好处。移民不断带来更年轻的人,帮助逆转了美国的老龄化趋势。目前,共和党人尤为反对移民,但非法移民屡禁不止,因为美国相较于其南部一些生活条件糟糕的国家来说,是个非常有吸引力的地方。

除非美国对其南部边境采取“杀无赦”的政策——但美国决不会这样做,因此我们可以相信,美国的抚养比要优于统计学家的预测。这意味着美国的退休体系得以优化,因为非法移民增加了年轻人,而他们几乎都是更努力工作并会缴税的劳动力。

接下来是政治因素。正如刚才所说,美国的退休体系不仅仅是联邦社保体系,它还包括公共和私人领域员工的养老金体系。私人领域的养老金体系运行状况良好,但公共领域的养老金体系却十分混乱,这是因为公共领域的工会组织总是让从政的人(主要是民主党人)去提供根本提供不起的退休福利。

但是新出现的一系列事件会让这个问题很快得到解决。美国的州和地方政府刚把钱用光,连民主党都不得不去解决这个问题。共和党更是如此,特别是因为“茶党”的缘故。

在未来两年里,刚刚在国会众议院获得多数地位的共和党将努力让全国的选举体制向有利于他们的方向倾斜。可以预见,到2012年总统选举的时候,就算奥巴马获得连任,共和党也能获得更大优势,这将削弱工会的势力。事实上,这种变化早在共和党获得2010年中期选举胜利之日起就已经开始发生。

一个关键的指标是,奥巴马正在向中间立场靠拢。他重组了自己的经济班底,并将优先考虑的重点从工会身上转移——正如我们看到美国与韩国促成了自由贸易协定——他需要这样做来赢得连任。可以预见,随着这方面的行动陆续展开,公共领域的退休体系会逐渐出现好转。

国会政治权力的变化还将帮助推进正在兴起的联邦赤字削减行动。目前看来,两党似乎都清楚必须减少赤字,而且医疗和退休体系都必须重组。这样,退休体系的净支出会减少。

民众的行为选择是另一个因素。我们应该记住,美国民众和欧洲民众的退休行为之间存在根本的差异。欧洲人非常重视退休和假期,用美国的标准来看,他们的实际退休年龄一直都很早,而且还能享受优渥的退休福利。

相比之下,美国工作者不仅休假次数少得多,而且更倾向于迟一些退休。美国有相当一部分人口是走向富裕的、勤劳的移民,他们不相信政府会包办他们的退休生活。一旦美国的退休体系崩溃,这些人多数会从移民大家庭里获得相互支撑。

在美国,强迫一个人退休是违法的(除了在美国军队和联邦调查局中)。只要能找到新工作,年龄大的人就可以继续上班。美国人现在退休得越来越晚,但退休体系在做出预测时没有将这种变化考虑在内,因为这个现象非常新,人们对其还没有充分的了解。

事实上,许多美国人的退休时间晚于退休体系规划者的考虑。就算退休体系规定的退休年龄迟于他们现在的退休年龄(一定会这样),人们仍会比实际的规划更晚退休。

当然,这可能意味着年纪大的工作者的实际工资将会降低,但是没关系,因为就算工资待遇不优厚,也比退休福利给得高。但是,没有钱过日子和靠完全不够的微薄退休福利过日子仍然有所区别。

此外,还有另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美国的创新和增长能力会创造更多税收,为社保体系奉献更多资金。

Facebook诞生7年,已经拥有近6亿用户。不久前对其的估值在500亿美元以上,比世界上多数公司都值钱;Groupon,一家新兴的络公司,成长之快甚至超过Google和Facebook当年的速度;硅谷也正发展得如火如荼——美国的创新机器重新开足了马力。

还有一点,得再次回到人口结构和移民问题上来。移民往往富有创意,并能为经济带来活力。例如Google的Sergey Brin来自俄罗斯,而eBay的Pierre Omidyar生于巴黎,父母则都是伊朗人。未来20年,来自墨西哥和其它国家的1000万-1500万移民将为美国的增长和创新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可以预见,会是十分积极的。

那么,美国的退休体系能不能撑得住?或许能,天知道。美国的各级政府和世界上其它政府一样,往往效率不高且繁冗。但是美国的经济、社会和公民的行为选择能不能撑下去?这一点用不着怀疑。美国的私人部门正在恢复生机,公民行为也在迅速向积极的方向转变。美国的增长机器已重新发动,我当然不会不看好它。

作者是佩斯领导力研究院创始人兼总裁

兰晓萌编译

承翰半山海
万科五彩城
丙二醇甲醚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