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信息港

当前位置:

清晨用一杯咖啡的时间放手与爱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青海信息港

导读

爱是什么?爱是看一眼就喜欢,喜欢了就放进了心里,慢慢生根。习惯了有他在身边,不习惯没有他的日子。  爱是什么?爱是情愿给予,无怨无悔。不是索

爱是什么?爱是看一眼就喜欢,喜欢了就放进了心里,慢慢生根。习惯了有他在身边,不习惯没有他的日子。  爱是什么?爱是情愿给予,无怨无悔。不是索取,亦不是占有。  爱是什么?爱是思他所思,想他所想,他喜同喜,他悲同悲。在相爱的时候给对方幸福,在对方选择离去的时候让他可以幸福。  爱是相互的,是在相爱的时候执手,是在不爱的时候放手。  ——题记    一:和平的分手  “我们分手吧。”她低头搅着咖啡里刚加的方糖,雪白的瓷勺在碰到杯壁时发出细微的声响,清脆悦耳。  他端着咖啡的手顿住,杯子还没有碰到嘴唇,也没有放下。  他看着她,眼中的诧异慢慢褪去,只是轻轻地问了句:“为什么?”  “对不起,”她双手捧住面前的咖啡,努力让自己鼓起勇气,“我……从来没有爱过你……”  “那个时候我和他分手没多久,一个人的生活……很孤单。刚好,你出现了……”  “你是个很温柔,很贴心的人,脾气好,对我也很好。在你身上能得到让人沉迷的温情。”  “如果我爱你,我愿意永远沉迷其中。可是对不起,我……不爱你。”  “你很好,只是……不是他。”  她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低着头不敢看他。她以为他会生气,会冷言指责自己,会气愤而去,毕竟这样的情况脾气再好的人也会忍不住发火吧。可是,她以为的这些都没有发生。  “原来是这样。”他平静地说着低头喝了一口咖啡,温热的液体因没有加糖而味道有些苦涩,顷刻在口腔中扩散覆盖所有味蕾。他轻轻放下杯子,弯了弯嘴角:“那就分手吧。”  她惊讶地抬头看着他,愣愣地问:“你不生气吗?”  他浅浅地笑了:“生气你要跟我分手吗?那有什么意义?”  “你并不会因为我生气而继续和我在一起。因为,你并不爱我。”他有些落寞地看了看窗外,掩饰着眼中的情绪,“强留一个不爱自己的人在身边也没有什么意思,还不如成全你,也成全我。”  她目光楚楚地看着他,弱弱地叫了声:“韩旭……”  “其实,我也没那么爱你。”他转过头看着她,脸上的表情平静中似有认真,“我们都还有机会,也有时间去爱别人。”  她使劲儿眨着眼里的水气,声音里有一丝哭腔也不知是激动的还是感动的,只是真诚地说着:“谢谢,谢谢你。虽然我们做不了情人,可你还会是我信任的好朋友。”  他避开她的目光低头喝了口咖啡,才说:“既然是朋友,那么……以后如果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让我这个朋友还有点用处。”  “嗯!”她重重地点头,随即露出开心的笑容。  “祝你们幸福。”他说。  “谢谢,”她不假思索地回答,却在下一秒表情微变,小心地看着他说,“你……都知道了?”  他微微笑了笑:“猜也猜到了,你心里总是藏不住事,什么都写在脸上。”  “他说他放不下这段感情,失去了以后才发现我在他心里那么重要。……他跟我求婚了,我答应了。”她不好意思地笑笑,想了想又说,“也祝你早日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他将她脸上的幸福收入眼底,端起咖啡低头轻轻地回了句:“谢谢。”    二:初见之时  韩旭有一个习惯,只要有空,下午五六点钟的时候都会来这家咖啡厅喝咖啡,这家店的名字很有意思,叫“用一杯咖啡的时间”。他每次都会坐在二楼靠窗的位置,听着店里舒缓轻柔的纯音乐旋律喝着咖啡浏览近期时讯,在夕阳的余晖中放松自己。  这一天他和往常一样坐在那儿兀自悠闲,却被不远处的两个人打扰了这份心情。那是两个年轻的女孩,只听她们一个不停小声说着什么,另一个抱着纸巾盒不停地抽纸擦泪。说话的女孩儿逐渐失去了耐性,脸上露出不耐烦的神情,接了个电话就走了。哭泣的女孩儿仍坐在那儿不停地哭,低低的抽泣声若有似无地飘过来,让韩旭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女孩儿大概二十一二的样子,穿着一件乳黄色的连衣裙,披肩长发染着柔美的亚麻色,包裹着一张清秀的鹅蛋脸,身上有着小女孩儿那种甜美的感觉。然而这样一个女孩子却一个人坐在那儿哭得一塌糊涂,即使她刻意抑制自己发出声音,却还是引起了其他人的不满。  二楼零零散散地坐着十几个客人,有的已经皱着眉侧目多次,有的眼神反感地看两眼后与同伴说着什么,时而投过去一个不屑嘲讽的眼神,有的已经叫来服务员提着意见。韩旭在心里叹了口气,看着服务员走过去跟女孩儿说了些什么,然后她擦擦脸上的泪痕起身走了。  咖啡厅里随着女孩儿的离开安静了下来,而韩旭却没了先前那份闲情逸致。他微微倾身透过落地的玻璃窗往下看,看着女孩儿单薄的身形夹在人群里站在路边等红灯,红灯亮起的时候人群如水般流动起来将女孩儿的身影淹没其中。他收回目光看着杯子里色泽深沉的咖啡,喝一口,咖啡的苦味便在口齿间散开,而在苦中却又有一丝甘醇流连。  他不经意地又看了一眼那处路边,却意外地看到她还在那儿,不知是出于那一丝好感还是直觉,他竟为她感到担心。  红灯已经又亮了几次,而她还站在那里,自顾自低头看着脚下不知在等什么。  韩旭犹豫了片刻便结账出了咖啡厅。他径直向女孩儿站的位置走去,可是却没有看到她的人。放眼望向路对面,很快就看到了要找的人。看见她已经离开,他也就放了心,准备回家,可是下一刻他刚放下的心就被猛地提起!  眼看着女孩儿被一辆车从身侧擦过一个旋身倒在地上,韩旭睁大了眼睛,在红灯仅剩三秒的情况下急步冲向马路对面……“你是她什么人?朋友吗?不是我撞的她,是她自己不看车就走出来的,把我也吓了一跳……”那辆车的主人看韩旭冲过来查看女孩儿的伤势,以为他们认识就开始跟他撇清自己的责任,但并没有被放在眼里。韩旭此刻眼里就只有女孩儿一个人,他先是探了探她的鼻息,确定人还活着后大致看了下她的伤,便掏出手机打了120急救。    三:相识  韩旭也不知该怎么解释自己的行为,他站在病床前看着仍在昏迷的女孩儿,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  女孩儿除了有几处骨折和擦伤外还有轻微的脑震荡,预计要住个把月的院。当下首要的事自然是通知她的家人,可女孩儿的手机需要密码才能打开,钱包韩旭又不方便翻看,所以只能等女孩儿醒过来再说了。  看了看时间,韩旭又是一心烦忧。此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了,不说自己这么晚不回家好不好,就说这个女孩儿这么晚不回家她家里人也是会着急的吧。他给家里打了电话后拿着女孩儿的手机等着有人给她打电话,心想哪怕打来的是个朋友也可以帮忙联系到她的家人不是。可他自始至终没有等到。  第二天早上,韩旭估摸着人差不多也该醒了,就交代护士多照看一下,自己则出去买吃的。等他回来的时候女孩儿已经醒了。  韩旭走进病房的时候女孩儿正偏头看着窗外,她的身体还不能动,所以听见声音后把头扭过来看着他,没说话。  韩旭看到她就露出了笑容:“你终于醒了,饿了吧,我给你买了些吃的,先吃一点吧。”说着把买的吃的喝的一一从袋子里拿出来给她看。  她茫然地看着他,好久才张张嘴声音虚弱地问:“是你救了我?”  韩旭谦虚地笑笑,把桌上的手机递给她:“快给家里打个电话吧,一晚上没回去,他们一定担心了。”  她眼神恍惚地盯着手机看了一会儿才抬手接过。韩旭看着她打开手机还以为是要打电话,却没想到她只是看了一眼就放下了。  “怎么了?”韩旭问。  她抿起嘴角勉强笑了一下,说:“我家人不在这里。”  韩旭想了想,说:“打给朋友也好啊,你现在这样身边总要有人照顾才行。”  她神情黯了黯,小声说:“不用了,我自己可以。”  “谢谢你救了我。”韩旭还想说什么,却被她抢了先,“你替我付的钱我会还给你的,不过我没有多少现金,你可以把银行卡号给我,我转账给你……”  “这些小事就先放放,你现在重要的是好好养伤,配合治疗,早日康复。”韩旭打断了她的话,将买来的瓶装粥插好吸管拿给她,“来,这么久没吃东西了,吃点粥吧。”  她犹豫了一下才接过,看着他将床头摇高方便自己吃东西。  韩旭见她看着自己,就笑了笑,拿起另一瓶粥靠在桌边喝了起来,并没有像女孩儿猜想的那样问她为什么会出车祸。  女孩儿看了他好一会儿才问:“你为什么要帮我?”  韩旭看了看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就随口说:“觉得跟你挺有缘的。”  女孩儿沉默了几秒,又问:“你……叫什么?”  “韩旭,旭日东升的旭。你呢?”  女孩儿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回答:“李青宜。”  韩旭问:“青春的青?”  女孩儿点头:“便宜的宜。”  韩旭轻笑着说:“挺好的名字。”    三:不是男友,胜似男友  韩旭手里提着刚买来的水果和饭菜站在病房外隔着玻璃看里面的情况。李青宜躺在病床上低头看着手机,并没有发现他的到来。  已经过去三天了,韩旭离开医院后总会想起这个女孩儿,心里便忍不住为她担忧。今天有空就特意赶在午饭前买了东西过来探望,可到了这里他才想起自己似乎没有什么理由来看她,会不会让人家觉得他意有所图?  “韩先生,你怎么站在门口不进去啊?”一个上次见过的护士看到他后不明所以地出声询问。  韩旭掩饰着尴尬说:“我看看她在做什么,没什么事。”  “哦,那你快进去吧,好几天不见你过来,女朋友该不高兴了。”护士打趣了他两句走开了。  韩旭知道病房里的人应该已经听到了,也就不再犹豫,推门进去让自己表现得很自然地说:“李小姐,几天不见,怎么样?有没有好点?”  李青宜茫然地看着他,半晌才迟疑地说:“你……怎么来了?”  韩旭见她那副落寞的模样,心思一动,说:“上次你不是说家人不在这里又没什么朋友可以过来照顾嘛。我想,既然我们有缘认识,那也算是朋友了。朋友住院,难道我不应该来探望吗?”  李青宜目瞪口呆地看了他一会儿,才有些动容地说:“谢谢。”  韩旭把饭菜送到她面前:“医院的饭菜偶尔吃还行,天天吃可是会受不了的,换换口味吧。”  李青宜默默地接过尝了一口。许是太久没有被人这样关心照顾过,她心里不喜反悲,眼睛一热泪就涌了出来,手忙脚乱的用手背抹了抹却根本止不住。这时有人把纸巾递了过来,她接过来擦着又无声地哭了一会儿才平静下来。偷偷看向守在旁边的人,她不好意思地说:“我只是突然有点难受,不好意思,让你笑话了。”  “没事。”韩旭轻声说,“可以理解。一个女孩子孤孤单单地呆在这个城市,身边没有一个体己的朋友,难过的时候连个安慰的人都没有,也不能倾诉,过得一定很辛苦吧。”  李青宜低头用勺子扒着饭盒里的饭菜没有回答,不过看神情也知道被说中了心事。  韩旭不再多话,看她嘴唇有些干就细心地递水给她:“喝点水吧。”  李青宜表情腼腆地接过来,小口小口地喝着。  韩旭见自己在这儿她很不自然,就假装看了看时间,对她说:“你吃完好好休息,我还有事就先走了,有空再来看你。”  李青宜听他这么说终于松了口气,说:“好。”  “那么再见。”  “再见。”  韩旭对她笑了笑,准备离开,打开门的时候突然想起了什么又回头:“如果有什么需要可以给我打电话,你还不知道我的号码吧,可以问护士,办理住院的时候有留。”  “嗯,好的。”李青宜点点头,目送他离开后低头看着手里的饭菜眼眶又开始发热。心说:一个陌生人都能这样关心自己,而自己的男朋友……不,前男友,分手后对自己的一切都充耳不闻,一点点旧情都不念。还有自己的老板,在电话里听说自己出了车祸要请假一段时间,立刻说把工资结一结打进她的卡里,以后就不用再去上班了。虽然也有几个朋友,可人情冷暖她已经看多了,平时虽看起来不错,可并没有期望他们能给予自己什么关怀。这些人,相交许久却还不如一个过路的陌生人有情有义。现在,没了工作,没了爱情,一个人在这里接受治疗,慢慢等待心伤愈合,这个世界真是让人感到寒冷,想想就悲从中来。  还好,还好还有一个人愿意给我温暖……李青宜默默地想着,脸上挤出一个似哭似笑的表情。  过了一会儿,刚才那个护士推开门走了进来,看了看她的情况,随口道:“已经稳定了,照这样看大概一个月内就可以出院。看得出来你男朋友对你挺好的,不过就是来的不勤,是不是工作很忙啊?”  李青宜听了身体一僵,神情不自然地笑笑:“他不是我男朋友。”  “啊?啊……这样啊……不好意思,我还以为……”    四:朋友  “今天给你带了些零食和书,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就看着选了几种,医院这么闷就当给你打发时间了。”韩旭边给她看带的东西边说。  李青宜有些受宠若惊地看着他:“韩旭……你不用对我这么好。” 共 10512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医院治疗男科
云南癫痫研究院
幼儿癫痫病挂什么科 怎么预防治疗
标签

上一页:秋风起2

下一页: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