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杭州游艺业的过来人:带来快乐的行业不可能消亡

2018-11-29 11:35:31
杭州游艺业的过来人:带来快乐的行业不可能消亡 浙江在线10月14日讯 据《青年时报》报道 在80后记忆里,多少都留存着10年前游戏房的影子——从三国到拳皇97,从俄罗斯方块到大家来找茬,一根摇杆加若干按钮,成了很多人回忆里的少年印记。

在杭州,有个叫郑志忠的中年人,他经历了游艺产业的两次“大清理”,却坚持在里面耕耘了20年。

多年后政策回暖,他带领的神采飞扬凭借“综合化”模式,一跃发展为国内规模的游艺品牌。

“我一直相信,一个给人带来快乐的产业,不可能消亡。

”他一直用这句话对抗着“电子鸦片”的有色眼镜。

带着2万块下海创业 大学时倒卖的一车桃子曾给郑志忠带来900元利润,当时相当于普通职工半年收入,同时也让他作出了从永康物资局辞职下海的决定。

25岁那年,郑志忠靠着筹集的2万块在永康开了一家10个平方的游戏机房,当时只有三台机子。

但这家游戏机房一直没有赚钱。

“办游戏机房的人太多,卖设备的太少,机子处于卖方市场,一换游戏节目就亏钱。

”郑志忠说,发现这个规律后他就带着2000块钱到杭州来卖装备,不久就实现了盈利。

轮整顿桶金 1993年,电玩行业进入个成长高峰,随之而来的是政策打压,但这也间接造就了郑志忠的桶金。

“1993年,游戏房越开越多,同时游戏次被作为‘电子雅片’提及,舆论呈现一边倒。

打压政策随之而来。

”几近一夜之间杭州80%的游戏房关了门,4000块买来的机器,50块卖都没人要。

郑志忠说,那时他吃进了市面上能买到的所有机器,有数百台之多。

1994年底行业回暖,机器有了销路,他也因此赚到了桶金。

第二轮整顿出路在何方 1999年,电玩行业再次迎来发展高峰,也迎来了这个行业的一次整顿。

“当时杭州的1000多家游戏机房被强迫压缩到16家。

”郑志忠说,当时他关掉了杭州的十几家店面,堆在仓库的机器就值500多万。

“这个时候我们开始想,这个行业的出路究竟在哪里?”郑志忠说,他认为一个让人开心的行业受到打压,要末是理解的问题,要么就是从业者没有找到正确的模式。

那一年,他离开了杭州,来到管制并不太严的金华,开出家2000平方的大规模店面。

环境回暖综合之路 “2004年,我们感到环境回暖了,至少这个行业有路可以走了。

”郑志忠说,2004年他决定举旗,注册神采飞扬品牌,回到杭州在西城广场开出了3700平方的店面,并将全省8家店全部推倒了重来。

“我们决定打造游乐超市,目标定位为0-70岁人群,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