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你是我的眼上海跑友圈现公益盲人陪跑

2018-12-07 04:08:50

你是我的眼!上海跑友圈现公益盲人陪跑

志愿者带着盲人跑友一起跑步

志愿者带着盲人跑友一起跑步

近日,一则关于盲人能不能跑马拉松的讨论,甚嚣尘上。

视力障碍人士,特别是全盲者,也能跑步吗?对于大部分视障人士,出行都是个问题,他们是如何做到运动无障碍的?

在这场讨论中,得知,在上海,有一个专门辅助盲人跑步的公益项目“做你的眼睛”,在那里,有着盲人的另一双“眼睛”陪跑员。

:朱筱菁/文:《申》报贺雨程/图:钱超/设计:祁祺

1月24日,世纪公园,场陪跑

在2012年12月的上海马拉松赛场上,有两位来自中国香港的跑者,一位背后写着“听障”,另一位背后写着“视障”,相互陪伴跑完全程,这一幕震撼了现场所有人。

而在“做你的眼睛”发起人纪元与陆向东夫妇眼里,这并非头一回目睹视障人士参与马拉松。

夫妇俩同是运动发烧友,曾多次参与国内外的马拉松、铁人三项赛事。

在同年4月举办的伦敦马拉松赛场上,作为一场主打公益慈善的马拉松赛,从跑者到现场的工作人员,更是频见视障人士的身影。

“偌大的上海,我从未见到过本地的视障跑者,也没有找到任何关于陪跑活动的组织。如果我想做陪跑员,可以联系谁?如果谁都联系不到,我可以做什么?”这个问题一直盘旋在他们的心里。

今年年初,在一次公益骑行活动中,纪元向同行的小伙伴提出了“盲人陪跑”的设想,没想到一拍即合。有人负责寻找视障跑者,有人帮忙招募陪跑志愿者。多方努力下,1月24日,由纪元等人发起的场陪跑活动在世纪公园开跑。

光陪跑绳就换了四代

五个月间,“做你的眼睛”已经先后组织了12场陪跑活动,参与了两场大型的跑步活动,参与的视障人士以及志愿者越来越多。出于安全考虑,每场陪跑活动都会限制人数,不超过40人。

在近的一期活动上,一位女性志愿者尤为醒目。“又从苏州赶过来啦?”

“是呀,乘早一班的动车。”

这位陪跑志愿者名叫康莹,家住苏州。几乎每个月,她都会从苏州赶来参加一次活动,陪伴视障跑者跑完全程,“我只是普通的白领,这么做,只是认同他们的理念。何况,跑久了,同视障跑者间也生出了默契。”

陆向东坦言,尽管他们一直告诫“陪跑有难度,入队需谨慎”,仍然有百余名跑者陆续加入陪跑志愿者的队伍。他们来自全球各地,各行各业,其中,小的年仅7岁,年纪的已然退休。

随着志愿者团队的壮大,与陪跑相关的道具也愈发规范。“我们从香港、台湾的陪跑员那儿学了不少,光陪跑绳就换了不下四代!”陪跑员及视障跑者间一般是依靠陪跑绳来连接。代的陪跑绳是由发起人纪元亲手编织的,此后的几代,则是由港台志愿者赞助。

至于志愿者的口令,也花了纪元不少功夫。,口令被打印在A4纸上,塑封起来,每每开跑前,便交由各位陪跑员熟悉、练习。

为了进一步保证视障跑者的安全性,陆向东夫妇还准备了一套志愿者评价体系:志愿者刚入队时,都需要戴着眼罩跑行一圈,亲身体验“在黑暗中跑步”;初级志愿者,只能作为伴跑者、后勤支援陪伴在视障跑者身边;参加了一定场次后,方可充当主要陪跑员,陪伴视障跑者。

跑步,让他们重新看见世界

在“做你的眼睛”团队里,视障跑者往往是口口相传,聚集而来的。他们大多在20岁至40岁之间,“有的跑者性格开朗,有的性格内向。有些跑者开始可能只能慢走一公里,现在已经能跑几公里了。有的跑者开始跑的时候体重蛮重的,现在裤腰都大了一圈了。”纪元说。

跑步对于盲人而言,究竟是一种怎样的体验?从31岁的视障跑者陈晓斌的一段运动日记里,我们能获知一二“五千米在我原先的概念里,可是很长很长的距离了。但实际上我们用了五十分钟不到,这可大大出乎我的意料啊。”

“我们经过了一段坡路,转弯之后便是大片的彩色花坛。这花坛在胖叔的描述下让我印象深刻,六种颜色各异的花朵争相开放,真是太美了!”

出乎意料的,他的日记充满了画面感:争相开放的花朵、安静流淌的云朵、陪跑员滴落的汗滴、四周鼓掌的人群……“晓斌是7岁时查出得青光眼的,在15岁时完全看不见了……”晓斌妈妈停顿了一会,笑着说,“都过去了,跑步让

这个孩子重新‘看见’了世界。”

推广“运动无障碍”需要多方努力

随着马拉松赛事的流行,不少视障跑者对全马、半马生出了兴趣:视力障碍人士,特别是全盲者,也能参与马拉松吗?

对此,赛事主办单位有关人士向表示,上海全马和半马始终对残疾人持开放、欢迎态度,但目前赛事还比较年轻,再加上残疾人未正式上报名,因此,出于安全等考虑,暂未安排专门项目。今后如果接到残疾人等特殊人群的正式申请,会周全衡量和安排。相信不久后的将来,残障人士便会出现在上海的马拉松赛事中。

上海市户籍人口中,有7.4万视力障碍者,“如果这其中那怕只有十分之一的人出来运动,也就是近一万人,如果一位视障者有两到三位明眼人一起陪伴运动,就意味着这是一个三四万的运动群体,而这个运动群体的出现,会带动更多的肢体障碍、智力障碍者一起运动起来。”

在“做你的眼睛”的站上,有这样一段文字:无论是视障跑者,还是视障陪跑者,我们都称呼彼此为蓝睛灵。希望在赛场上,看到越来越多的蓝睛灵。希望,运动无障碍。

手机捕鱼游戏下载
eva雕刻
回收光缆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