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信息港

当前位置:

陈东平让高价水电出藏2019iyiou

2019/05/14 来源:青海信息港

导读

陈东平:让高价水电出藏西藏水电代表着远方,因为远隔千山;西藏水电又代表着未来,因为那是待开发的 富矿 。但是,随着2014年11月23日

陈东平:让高价水电出藏

西藏水电代表着远方,因为远隔千山;西藏水电又代表着未来,因为那是待开发的 富矿 。但是,随着2014年11月23日华能藏木水电站的投产,西藏水电一下子来到了我们面前。

西藏水能资源理论蕴藏量达2亿千瓦,是我国 西电东送 的能源接续基地。但是目前的开发程度极低,甚至连自治区内电力供应都很难保证。所以,直到目前, 藏电外送 并未成行。藏木水电站装机51万千瓦(6 8.5万千瓦),预计2015年6月份全部机组投产。届时,因该电站的投产,在丰水期期间,西藏电力供应将现大规模富余, 藏电外送 势在必行。

藏木水电站是西藏电力史上座大型水电站,由此拉开了西藏水电 富矿 大规模开发的帷幕,将成为浩浩荡荡、蔚为壮观的 藏电外送 的开端。未来,每年数千亿度西藏水电将惠及全国。那么如何将西藏的电力送出去,而不至于弃水?同时,西藏山高水远,电力输送到内地,成本会提高很多,与内地电力相比,价格上很难有竞争力。那么又该怎么将高价藏电卖出?另外,在这 世界屋脊 之上开发水电,又有哪些地方异于内地、异于以往?

带着这些问题,《中国能源报》日前专访了曾负责藏木水电站从筹备到审批核准工作的中国华能集团公司原副总工程师陈东平。

藏电外送 大幕拉开

中国能源报:西藏水电 富矿 到底有多富?

陈东平:我国水能资源蕴藏量在6.76亿千瓦以上,为世界之,所以有 中国水电甲天下 之说。而西藏水能资源理论蕴藏量在2亿多千瓦,占全国的30%,居各省区市之首,因此我们也说 西藏水电甲中国 。

西藏水能资源主要集中分布在藏南和藏东,即雅鲁藏布江、怒江、澜沧江和金沙江干流。其中,雅鲁藏布江流域干流水能资源丰富,理论蕴藏量近8000万千瓦,其下游的大拐弯地区更是堪称世界水能富集之,在50公里直线距离内,形成了2000米的落差,汇集了近7000万千瓦的水电可开发资源,相当于三四个三峡水电站。

截至2013年底,西藏水电开发了不足80万千瓦,占技术可开发资源量的0.5%。可以说,西藏水能资源的 富矿 正待规模化开发。

中国能源报:不过,西藏的电力市场规模很小 。

陈东平:是的。西藏自治区人口300万左右,人均理论水电资源占有率约60千瓦。从富集程度来看,西藏水电开发的绝大部分一定是外送的。

根据规划和目前情况来看,在2016年前后,西藏主水电装机会达到150万千瓦,总装机达300万千瓦,人均约1千瓦,可达到全国平均水平。西藏水电迅速赶超全国水平,一方面说明发展之快,另一方面也让我们看到了快速发展将必然遇到西藏有限电力需求的制约。据西藏自治区政府预测,到2015年,200多万千瓦的装机就能满足区内电力需求,到2020年,也只需要400万千瓦的容量。

其实藏木水电站的投产,是雅鲁藏布江水电开发的 桶金 ,也按下了 藏电外送 的 启动键 。西藏电力由内需向外送的转折已摆在眼前。

厂间应建立协调机制

中国能源报:西藏电力主要有哪些外送通道?

陈东平:当前 藏电外送 的几个方向已经逐渐明晰,主要包括青藏、川藏和滇藏线路,以后还可能有向印度等周边国家送电的线路。目前,青藏和川藏联已经实现了电力输送,但主要是为了满足西藏区内的电力需求,即向西藏输电。

事实上,目前青藏线路一期正在扩容。扩容后电力输送功率将由目前的30万千瓦提高到60万千瓦,不仅能缓解西藏自治区冬季枯水季节电力供需矛盾;同时,随着藏木水电站的投产,雅鲁藏布江中游水电开发进度会加快,扩容工程也能将西藏夏季丰水期富余电力外送西北电。

但是,要真正实现规模性的 藏电外送 ,还有不少路要走。

中国能源报:刚才提到了川藏和滇藏线路。目前西南部地区存在持续的弃水问题,云南、四川也是水电大省,西藏的水电再送过去,如何消纳得了?

陈东平:这的确是一个严峻的问题。这也凸显了电与电源规划相互协调的重要性。

我国的社会发展与资源分布决定了水电与火电发展的地域不平衡性, 西电东送 不仅解决资源与经济的平衡,也是电力结构调整的必须。但是,受制于体制形成的电与电源相互独立的发展格局,厂双方的发展规划不易统筹,容易形成发展的相互制约和不平衡性。同时,市场条件下的企业利益机制也不同程度阻碍了西部区域内水火互补的系统性经济优化进程。

所以,显而易见,仅仅依靠电与发电企业难以协调这些矛盾,需要站在国家大局层面,从电力与社会发展的总体利益出发,理性思考和统筹研究 西电东送 与电源开发的协调问题,才有可能突破瓶颈。

中国能源报:我们了解到, 十三五 期间,西藏将再开工一批外送电源,期望投产和在建装机容量不低于3000万千瓦。考虑到电工程的规划、建设周期,外送通道问题显得迫在眉睫。

陈东平:是的。这也提醒发电企业一定要考虑到电的建设因素,否则埋头建完了电站,就会面临发了电却送不出去的局面。

中国能源报:那如何推动双方的互动?

陈东平:希望能够建立一个沟通协调机制。我国电力应该是经历了两次电力体制改革,一次是1997年左右的政企分开,一次是2002年开始的的厂分开、主辅分离等改革。目前,厂分开了,各家发展规划都是各做各的,虽然有一些沟通,但是现在暴露出的问题,也充分说明了这种沟通是不够的。

对于发输配售同时完成的电力行业来讲,沟通协调显得格外必要。随着社会的不断向前发展,沟通协调也愈发显得重要,否则,社会必然会在一个低效率下运行。电力行业也是如此。希望国家能够建立一种沟通协调机制,哪怕是让厂双方定期见个面,了解一下对方的建设计划和进度,这对于厂的协调、同步发展,提高电力行业的效率,都是有益的。

在国家层面统筹考虑外送电价

中国能源报:粗略一算,藏木水电站的造价在2万元每千瓦。其上电价是多少?电站的经济性如何?

陈东平:藏木水电站的成本算下来确实很高,其实西藏地区水电建设都面临这样的问题。目前来看,西藏内需电力上电价在无补贴的条件下应该在6毛钱以上。

不过,目前西藏是没有上电价的,因为此前西藏的发电厂主要是国家拨款建设,根据维护成本加合理收益原则制定销售电价。藏木水电站也获得了部分国家拨款,目前电站的上电价正在跟相关部门商定之中。

中国能源报:这么高的电站建设成本加上输电成本,电力运到内地,价格如何?

陈东平:对,电价问题是西藏水电开发的一个关键问题。

从当前我国水电的发展形势可以看出,在解决好移民和环保问题前提条件下,水电后续发展的新问题将会集中体现在 西电东送 的容量和价格水平等技术与经济问题上。

西藏水电开发面临诸多挑战,包括地理位置偏僻、交通条件差、施工难度大、送出距离远、环保问题突出、文化差异明显等,水电建设和输电成本将不断提高。目前来看,对于西藏6毛钱以上的生产成本,如果在现行电价形成机制下远距离东送,显然没有任何竞争力。例如,四川、云南等省当地的水电上电价只有两三毛钱。

因此,西藏外送水电的开发体制不能坚持套用内地的充分竞争模式。应该因地制宜、统筹协调,强化国家层面的统筹管理。

中国能源报:那该采取什么机制?又如何统筹?

陈东平:考虑西藏丰富水电资源开发,东送电价应从战略高度扩展考虑到其环境效益、使用价值,以及长期价值,设法找到时间上的经济平衡点。

电力的价值包括交换价值、使用价值,交换价值就是我们通常说的电价,就只有几毛钱而已;但是,需要强调的是,电力的使用价值是非常高的,全国平均一度电少说可以创造10多元的产值,而这些产值能够带来1到2元的财税收入。

所以说,如果在电站建设阶段,国家为电站提供适度的财政拨款支持或优惠财税政策,使电站能够顺利建成并运行下去,相关拨款资金也会通过新增财税等形式偿还社会。另外,事实上,水电站只要经过了还本付息这一经济压力的时间段,此后的运行成本将会很低,所以,只要给水电站一定的时间,水电站将会给社会带来巨大的收益。这也相当于国家进行短期投资,而获得长期收益。

中国能源报:这种机制的确异于内地的市场竞争开发。

陈东平:是的,这也是在西藏开发水电异于内地的的主要特点之一。西藏水电的开发需要在国家层面通过税收、融资以及建立在宏观利益机制下的价格优惠政策,突破西藏水电短期发展瓶颈,获取水电长远运行的社会经济价值。

总体上,从国家宏观角度来看,电力充分的市场竞争,极大调动了发展的潜能,我国电力发展也取得了巨大的成绩。但是,市场机制同时具有相对个性化发展的短期行为,可能为后续统筹发展的带来诸多不协调性矛盾。如果能建立统筹全国电力发展的协调机制,将有利于协调解决后续水电发展的诸多政策问题与发展中的矛盾,推动社会和谐发展。

链接

藏东推进水电开发 促能源接续基地建设

截至12月初,昌都规划水电装机已达3600万千瓦

据新华社 12月13道,西藏在建的第二大水电站西藏昌都果多电站工程大坝已经浇筑至坝顶;同时,西藏东部的昌都在不断推进怒江、澜沧江、金沙江三江水电项目开发建设,为促进西藏昌都 西电东送 接续能源基地建设,加快推动西藏电力发展奠定坚实基础。

中央第五次西藏工作座谈会确立了昌都构建国家 西电东送 能源接续基地的定位。昌都是西藏7个地(市)中水能资源储备较为丰富的区域之一,怒江、澜沧江、金沙江 三江 并流,水能资源理论储藏量达4000万千瓦以上;又处在四川、云南、青海等省的交界处,推动 西电东送 接续能源基地建设意义重大。

西藏昌都资源开发局办公室主任罗世炼说,截至12月初,昌都共规划49个梯级电站,规划总装机3627万千瓦,规划静态投资4235亿元。目前,49个梯级电站已全部进入设计阶段,其中10个电站已经取得开发 路条 ;两个电站近期建成投产发电;扎曲河果多电站明年也可实现首台机组发电。

据华能果多水电有限公司总工程师曾伟介绍,果多电站是西藏目前在建的第二大水电站,距离昌都城区59公里,工程计划投资38.33亿元。截至12月初,工程累计完成投资近20亿元,占总投资的一半以上。

在藏东水电资源开发不断推进的同时,今年11月竣工的川藏电力联工程又为 西电东送 提供了能源输送通道。

川藏电力联工程东起四川甘孜乡城,西至西藏昌都。据了解,工程完工后,还将继续建设昌都到林芝的电,然后通过建设林芝至拉萨的电将藏东电与藏中电相连,优化西藏的电力结构,同时将西藏发电高峰期的储备电力外送,强化西藏昌都 西电东送 接续能源基地的地位。(王守宝)

上海生活服务E轮企业
李彦宏发内部信:发力内容分发、O2O、金融、人工智能四大方向
好未来鲲鹏名单
标签